你好,歡迎來到鄭州溫州商會!!

服務熱線

0371-66253858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學習園地

學習園地

毛澤東歷經三次險境:曾被誤傳“開除黨籍”

毛澤東歷經三次險境:曾被誤傳“開除黨籍”

  

  毛澤東一生歷險無數,僅在井岡山斗爭時期,毛澤東至少經歷了三次險境,每次都是險象環生,甚至是九死一生,但每次都能化險為夷。

  一、大汾劫難

  1936 年,毛澤東同參加井岡山斗爭的部分負責干部在陜西合影(資料圖)

  192710月初,毛澤東率領工農革命軍在寧岡的茅坪“安家”、建立了后方大本營后,沿湘贛邊界開展游擊活動,以解決部隊的給養和擴大政治影響,但剛下山不久,卻遭到了一次大的打擊。

  當部隊先游擊到酃縣的水口時,獲悉湖南茶陵縣敵軍的兩個團向水口撲來,毛澤東當即決定將部隊兩個營的兵力分成兩路:一營直插茶陵,待迫敵回撤后,返回茅坪;他親率團部和三營折入遂川境內,繼續開展游擊活動。

  1022日,毛澤東率隊到達遂川西部的大汾鎮時,遭到了遂川縣反動武裝頭目、靖衛團團總蕭家壁的突然襲擊。蕭家壁,人稱“蕭屠夫”、“蕭閻王”,此人心狠手辣,殺人如麻,他聽說工農革命軍到了他的地盤,遂揚言要把革命軍趕走,如果不走,那就拔刀相見。

  是夜,井岡山上,冷風嗖嗖,寒氣逼人。工農革命軍指戰員們剛進入夢鄉,蕭家壁糾集了三四百團丁突然發動襲擊,打了工農革命軍一個措手不及。關鍵時刻,毛澤東當即命令三營向敵人回擊,搶占被敵占領的制高點,自己親率團部繞到敵人后面,欲與三營前后夾擊敵人。

  戰斗越來越激烈,革命軍鞍馬遠征,十分勞累,加之人生地疏,倉促應戰,難以抗敵,同時團部與三營因敵阻隔,夾擊敵人的計劃落空,毛澤東不得不下令撤退,往山溝溝里鉆。此戰可謂潰不成軍,三營也不知去向,后來才得知三營在匆忙中退出戰斗,因崇山峻嶺,不明方向,向南轉到桂東去了,后與朱德、陳毅的部隊取得了聯系,直到12月離開朱德部,趕回井岡山,歸還了建制。

  當時部隊被打散,毛澤東的身邊只有30余人,戰士們愁眉苦臉,不免有些泄氣。要吃飯時,炊事擔子也跑丟了,沒有辦法,幾個戰士從老百姓家里找來一點剩飯,沒有碗筷,毛澤東和大家用手抓飯吃。飯后,毛澤東毅然站起身來,精神抖擻地對大家說:“現在來站隊,我站頭一名,請曾連長喊口令!” 說罷雙足并攏,身子筆直,頭一個站好。毛澤東的舉動感染了戰士們,陡然生出戰斗的勇氣,大家從地上一躍而起,按照連長曾士峨的口令入列。接著,后面的隊伍也趕了上來,陸續聚集了不少人馬。

  大汾劫難,是毛澤東自三灣改編后上山遇到的第一次險況,但他不慌張,沉著應戰,即使在大家信心低落的時候,他仍然能鼓舞士氣,凝聚力量。大汾劫難后,毛澤東率領著這支“艱難奮戰而不潰散”的革命隊伍,踏著茫茫夜色,繼續新的征途。

  1949年秋天,井岡山獲得解放。負責清剿匪徒的解放軍正是由當年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部隊紅三十一團衍變而來,人民解放軍發動群眾,將蕭家壁捉拿歸案,終逃脫不了被人民公審、被槍決的命運。

?

二、被誤傳“開除黨籍”

  毛澤東率領工農革命軍在井岡山開始了武裝割據,是在茶陵、遂川、寧岡三縣建立紅色政權后,革命形勢如火如荼,蓬勃發展。但不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以至于他一輩子都不能忘記。

  19283月初,湖南省委特派員、湘南特委軍事部長周魯來到井岡山傳達中央精神和省委指示,他下車伊始,擺出一副“頂頭上司”的姿態,先是批評毛澤東及前委行動太右,燒殺太少,沒有執行“使小資產變成無產,然后強迫他們革命”的政策,指示要“燒、燒、燒,燒盡一切土豪劣紳的房屋;殺、殺、殺,殺盡一切土豪劣紳的頭顱!”

  周魯接著傳達了192711月臨時政治局擴大會議精神,由于當時環境惡劣,文件不能隨身攜帶,只能靠背誦記憶,結果他在傳達中央給毛澤東紀律處分的時候,把“開除毛澤東臨時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處分誤傳為“開除黨籍”。最后,周魯又傳達了湘南特委的決定,取消前委,另組師委,毛澤東改任師長。

  周魯的誤傳,對毛澤東的打擊是不言而喻的,毛澤東是黨的一大代表,一生致力于黨的革命事業,如果因中央懲辦主義的政策而開除出黨的話,這必將演出中共歷史上的一出悲劇事件來。

  我們知道,一個黨員干部,一旦被開除黨籍,意味著他的政治生命結束了!

  盡管傳達的中央指示有誤,湘南特委沒有認真分析而是機械地執行,毛澤東被迫將部隊調往湘南,先是策應湘南暴動,而后迎接朱德陳毅的部隊上井岡山。在召開的兩軍會師大會上,毛澤東特別高興,破天荒地挎上駁殼槍,來到朱德面前,還詼諧地說了一句“背上駁殼槍,師長見軍長”。

  時隔28年,即在19569月,毛澤東在黨的八大的一次預備會上還談起此事:“井岡山時期一個誤傳消息來了,說中央開除了我的黨籍,就不能過黨的生活了,只能當師長,開支部會我也不能去。”“‘開除黨籍’,又不能安個職務,就讓我當師長。我這個人當師長就不那么能干,沒有學過軍事。因為你是個黨外民主人士了,沒有辦法,我就當了一陣師長。”“后來又說這是謠傳,是開除出政治局,不是開除黨籍。啊呀,我這才松了一口氣!”

  毛澤東被誤傳“開除黨籍”,可以說是他在井岡山,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不幸遭遇。盡管被誤傳,但毛澤東依然能化險為夷,不過化險的“辦法”不是其他,卻是“時間”,因為部隊開往湘南途中,到達湖南酃縣中村時,毛澤東看到了中共中央的正式文件,知道了只是被開除政治局候補委員,而不是開除黨籍,他心頭的陰影終于一掃而光。

三、圳下遇險

  1929114日,毛澤東率紅四軍主力3600余人,從小行洲出發,風雪下井岡,向贛南出擊,目的是打破湘贛兩省敵軍對井岡山根據地的第三次“會剿”。但紅軍主力下山,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必將經歷一番苦戰,毛澤東也經歷了他剛下山不久的第三次大危險。

  21日,毛澤東、朱德率領部隊夜宿在尋烏縣吉潭鎮的圳下村。圳下村,四面環山,中間是個東西走向的狹長地段和一條小河,紅四軍進村后,軍部駐扎在村中心的文昌閣和一個較大的土圍子里面,二十八團和三十一團被安排在村前和村后守衛著軍部。

  22日拂曉,二十八團先于軍部開拔,特務營也未及時察覺敵情,敵劉士毅部的先頭部隊,突然向駐在圳下村中的紅四軍軍部襲擊,一時,四面槍聲大作,毛澤東與賀子珍由警衛員掩護,涉水過河,突圍上山。軍長朱德手提沖鋒槍與警衛員殺出一條血路,但跟隨他一起突圍的,結婚不到一年已有身孕的妻子伍若蘭卻因腿部中彈,不幸被捕。陳毅在突圍中,被突然沖上來的敵人一把抓住大衣,他急中生智,把大衣一脫,往敵人頭上罩去,才得以逃脫。可見當時情形已是萬分緊急了!

  客觀地說,毛澤東此次能夠化險為夷,有幸運的成分。當時毛澤東是住在村前的小廟里,并沒有宿在軍部,因此,敵人先頭部隊攻進圳下村的時候,實際上已越過他住的地方。設想,如果敵人來的不是先頭部隊,又如果毛澤東和朱德等紅四軍領導沒能及時沖出包圍圈,而是給了敵人“一鍋端”的機會,那么中共的歷史必將改寫了。所幸的是,歷史并不能假設。

  圳下村遇險,是紅四軍下山所遇到的第一個也是最嚴重的困難。部隊損失慘重,官兵忍饑挨餓,又無歇腳之處,傷員劇增,卻無處安置,彈藥耗盡,且無從補充,士氣相當低落。毛澤東在320日給中央報告中稱當時:“是我軍最困難的時候”。

  但紅軍仍是一支有力量的部隊,當紅軍進抵瑞金縣北大柏地時,毛澤東、朱德率領官兵,利用大柏地的有力地形,對尾追之敵劉士毅部給予猛烈打擊,使其不敢再追。大柏地首戰告捷,軍威大振,士氣高漲。后來,在1933年的夏天,已被調離軍事職務的毛澤東路經大柏地,看到雨停虹現,夕陽在山,他觸景生情,欣然寫了《菩薩蠻·大柏地》一詞,回憶起“當年鏖戰急,彈洞前村壁”的壯麗場景來。

  毛澤東對井岡山是情有獨鐘的。艱苦卓絕的井岡山斗爭,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年零四個月,但卻常常勾起偉人太多的回憶。19655月,在闊別38年的毛澤東,千里來尋故地,重上井岡山,在這段時間里,他始終處于激動與興奮中,他以詩人的壯麗情懷,寫下了兩篇充滿了革命浪漫主義的詩詞《水調歌頭·重上井岡山》和《念奴嬌·井岡山》,在后一首詩詞中,有“猶記當時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的感嘆。

  縱觀毛澤東在井岡山斗爭時期三次不幸遭遇,雖然情況不一,但他每次遇到險情不慌張,碰到挫折不消沉,而是在逆境中奮起,即使是他被誤傳“開除黨籍”,仍然是不計私利,胸懷坦蕩,這不得不讓人肅然起敬。

?

展開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分析